首页_天富注册_首页
当前日期时间
公司:天富集团
电 话:400-556-9856
联系人:李晓染
网址:www.kpmgjp.com/
邮 箱:88665@qq.com
地 址:湖北省十堰市天富玻璃制品公司
俞昌:超越的力量(组图)
作者:an888    发布于:2021-12-23 20:37    文字:【】【】【

   天富测速由招商主管q_7535077,全面为用户提供;天富线路测速、天富官方测速,俞昌博士是中组部“千人计划”首批入选者。他是70多项专利发明者(其中近60项美国专利)。2006年被评为“中国半导体年度人物”。

  2010年俞昌入选江苏省高层次创新创业人才资助名单,并成为扬州“绿扬金凤计划”引进的高层次人才。同年3月,俞昌在扬州信息服务产业基地投资兴办了昌和生物医学科技(扬州)有限公司。

  尽管已从美国回归故乡上海近十个年头,俞昌的衣着言行依然和在美国当工程师的时候没什么两样。二十年旅美生涯,娶了白人太太,生下一双混血女儿,他身上自然有一些“美”式印记。

  不久前,他与耶鲁大学教授俞和,一起在扬州信息产业基地投资研发的生物医学科技产品,已经从实验室里成功“孵化”。这意味着,不久之后,一个巨大的市场,将因为俞昌的又一次“不循规蹈矩”的创新而被撬开。这也同时意味着,正处在产业结构转型关键时期的扬州,又将拓展出新的产业空间。

  从“本业”的工艺流程设计,到“副业”的材料研制,再到“不务正业”的生物科技,俞昌每一次大胆突破自我的创新,都为他换来了成功的惊喜。

  “别把它看作是一个幸运儿的故事。我之所以敢于追求最大限度的突破,首先是因为我一直喜欢全新的尝试。其实,是多年的研究工作让我明白了一个道理:技术之间‘一通百通’。做科学研究的人,尤其不应当过于遵从专业背景的束缚。照着教科书去做的人,最终只能闭门造车。敢于实践自己大胆构想的人,才会成为写教科书的那位。”

  微电子领军人物、中组部“千人计划”、江苏省高层次创新创业扶持人才、扬州“绿扬金凤计划”引进人才,这些都是俞昌头上闪耀夺目的光环,如果不走近他,很难想象他其实是一个兴趣广泛,风趣健谈,颇有亲和力的人。

  “我从小就爱玩,什么都喜欢。斗蟋蟀、打弹珠、养金鱼、种花草。在我的童年里,充满了各式各样有趣的游戏。”

  上海静安区的一个知识分子家庭里,俞昌和他的孪生弟弟度过了无忧无虑的童年。

  “我的祖籍在宁波,但生在上海,长在上海。我的母亲是儿科医生,父亲是中学教师,后来做了校长。或许是从小受到父母的影响,尽管我很贪玩,却对学习始终有浓厚的兴趣。也喜欢尝试和探索新的事物,好奇心极强。”

  俞昌的父亲热爱文学、历史和地理,这对俞昌影响很大。从小,俞昌就喜欢古典文学。尤其是古诗词和历史小说。

  “我曾经熟背过《唐诗三百首》,还研读过毛主席诗词。小学时,我就读了《三国演义》、《水浒》、《隋唐英雄传》之类的中国古典名著。到中学时,迷上了外国文学作品。像《简·爱》、《红与黑》、《战争与和平》、《牛虻》、《呼啸山庄》等,都是在那个时候读的。英、美、法和前苏联的很多文学大家的作品我都通读过。”

  除了文学,俞昌还十分热爱音乐,特别是古典音乐和交响乐。并特别练习过小提琴。

  “上世纪七十年代末、八十年代初,我还曾喜欢过邓丽君,那时大陆刚开始风靡她的‘靡靡之音’,我刚上大学,她算是我的偶像吧。”

  一个兴趣广泛,爱好文学和音乐的男孩儿,无论如何是与半导体技术、新材料研究扯不上半点关系的。然而,改变他命运和人生轨迹的,正是俞昌的母亲。

  俞昌的母亲毕业于圣约翰教会学校。虽然她和丈夫从不过分干预双胞胎儿子的生活和学习,但却在决定俞昌命运的最重要的两个问题上“强势”地起过主导作用。

  “1977年,我们国家恢复高考前,我已经工作了两年。1975年高中毕业后,我被分配到了上海戏剧学院,成为一名校工,跟着师傅后面学音响效果技术。弟弟则被分到了上海崇明岛的一个农场里工作。”

  “我们俩性格差异挺大。我是个不安于现状的人,他则保守一些。而我又幸运的留在了上海,环境和机会也好了很多。”

  如果换作别人,成天在上戏这样美丽如画的校园里工作,调调音响,每天中午都可以回家吃饭、睡午觉,收入也稳定,肯定不会再有其他想法了,但俞昌却不愿意。

  高考恢复,俞昌决定考大学。父母没有反对,只是在填报志愿的问题上,他们没支持俞昌选择自己热爱的文科专业,而是建议攻读理工科。“可能因为刚经历过一场文革浩荡,那个年代的人,普遍认为‘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这个观念当然是陈旧落后的,但的确改变了我的选择。”

  1981年,俞昌大三那年。一天,母亲突然对他说:“干脆你别读了,去美国念书吧。”

  那一年,改革开放不久,新思想像潮水一样涌入中国。接受过西方教会教育思想,曾怀揣过“出国梦”的母亲,自然更加敏感地意识到留学深造对儿子前途的巨大作用。

  通过一位美国亲戚的帮助,俞昌顺利地进入了美国密苏里州立大学肯萨斯分校,继续攻读物理专业。幸运的是,在国内的学分一并被计入了美国的大学,两年后,俞昌便顺利拿到了理学士学位。

  和早期留美的中国学生一样,俞昌身上体现出强烈的进取意识。除了在餐馆里打工端盘子,他几乎将所有时间都用在了学业上。1983年大学毕业后,他继续攻读密苏里州立大学的硕士研究生。一年多后,他又顺利地进入了宾夕法尼亚州立大学,攻读博士学位。

  “我喜欢跨行业发展,喜欢创新思维。这也是我为什么从物理专业后来转到半导体工艺流程设计,再到材料研制,到生物技术的原因。在我看来,做什么和学什么并没有必然的联系。我喜欢追随自己兴趣。有了浓厚的兴趣,加上开阔的视野,做事情就会特别有效率。”

  1989年,博士毕业后,俞昌进入了美国500强的半导体储存及影像产品制造公司“美光”,成为一名工艺研发工程师。

  “在美光工作的三年时间里,我最大的收获就是明白了创新精神对企业的重要价值。”这个公司一股良好的风气,鼓励员工创新,企业会对员工的创新发明给予各种激励。“我在美光短短的三年时间里,申请了差不多三十项专利技术。”

  俞昌对新领域的尝试是“大无畏”的,而且,他为自己设定目标时,总是以对手无法承受的高难度为标准。

  “这实际上是从哲学的层面上来排除竞争对手。最难的项目,必然先天地缩小了竞争的范围。所以,我永远都在做最艰难的尝试。”

  正因如此,不少美国同行都把这个华人工程师称作“疯子”,但这个“疯子”却一次次地用行动证明,他的确可以把“天方夜谭”变成现实。

  1992年,俞昌在一个前沿工艺流程领域里的成就,引起了一家“大公司”的关注,这便是发展正如日中天的“摩托罗拉”。

  “那年我回上海探亲,摩托罗拉的人把电话打到了我美国的家中。因为当时摩托罗拉在移动通讯领域和芯片领域的知名度极高,发展前景很广阔,加上我本人的好奇心特别强,总想尝鲜。于是,回到美国我便直接去了摩托罗拉位于德克萨斯州奥斯汀市的研发中心。”

  那里是一个人才高地,当年摩托罗拉的研发中心汇集了400多个专家。拥有博士学位的就超过200个。其中,有很多都是世界级的顶尖专家。

  “我在摩托罗拉工作了两年时间。他们的企业文化,员工的自由度并不高,但分工更细,做事更加系统,也更加严谨。我在那里,与其他分支领域的专家建立了很多合作关系,对今后起到了重要的帮助作用。”

  1994年,美国另一家全球最大的从事工业自动化与信息技术的公司“罗克韦尔”,以研发小组组长的优厚条件向俞昌抛来了橄榄枝,成功地将这颗正在冉冉升起的科技界华裔“新星”收入麾下。

  “我第一次担任研发组长职务,承担着更加重大的责任,为今后领导和管理团队打下基础。”

  俞昌在微电子领域的知名度越来越高,成为他被频繁“挖角”的重要原因。用他本人的话来说,“都是工作来找我。”

  1996年,一位名叫Young的美国猎头找到了俞昌,这个快退休的老猎头是受美国一家名为卡博特的百年大公司之托,重金邀请俞昌加盟的。

  “此前我虽然换了三家公司,但从事的都是工艺流程设计,但这是家材料公司,与之前的工作差异很大。不过,我在摩托罗拉做金属CMP工艺研发的时候,已经意识到技术瓶颈在于材料跟不上工艺发展。我曾自己动手研发化学机械抛光液,也进行过测试。所以,到卡博特从事CMP材料研发是有基础的。”

  已经在美国的半导体工艺流程领域拥有很高知名度的俞昌,在近40岁的时候选择了转行,跨入了材料研制领域。

  这次,他一干就是六年半,亲眼看着自己参与研发的产品从实验室走出来,走向市场并获得成功。“我带领一组科学家研发的材料后来占据了很大的市场份额。2000年,这个部门在纳斯达克独立上市,成为一家公司。我也被升任研发总监。”

  在美国工作的20年时间里,俞昌的创新创造精神发挥到了极致。他成功申请了100多项专利,其中有70多项专利已得到了授权。他1997年设计的一项产品销售总额已经达到近200亿美元,且已在该分支领域占到了近80%的全球市场份额。

  2001年,俞昌带家人回上海探亲,看到中国的发展已经大大超乎世界的想象,未来充满了机遇。

  回到上海,俞昌加入了集成电路芯片制造企业中芯国际,负责存储器的工艺研发。

  “薪水和美国比当然打了一个大折扣,但这不重要,我坚信我未来的事业在中国。”

  由于全球的高端芯片材料生产厂数量很少,一些顶尖的材料更是只有几家企业能做。而中国内地,能做高端半导体材料的更是凤毛麟角。而此时,国外的材料商在中国大陆设立的分支机构普遍面临缺乏自主性的困惑,在价格和定制服务等方面没有足够空间。俞昌认为机会来了,这一次,他要自己创业当老板。

  2004年,46岁的俞昌与三个合作人一道在浦东张江高科技园区创办了安集微电子(上海)有限公司,他本人亲自出任总裁。首次创业,他们的目标高远:做全球最高端的芯片材料。

  对于俞昌来说,企业起步的最大困难并不在技术,而在于如何让制造商用安集的产品替换掉此前的产品。

  “芯片行业的特点是制造商对上游供应商的依赖性很强,忠诚度很高。半导体的制造工序有几百道,只要有一步存在偏差,就会影响成品率。因此制造商对材料的选择都十分慎重,一旦定下来就不会轻易更换。”直到2006年,安集才开始批量进入市场。

  在考察投资地点的时候,俞昌的一位扬州朋友曾向他推荐过扬州。当年,他和朋友一道专程赴扬州做过调研。

  “当时的合作机会还没有成熟,我们擦肩而过。但扬州良好的投资政策和政府的服务意识却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2009年,我的新项目再次考虑投资地点的时候,我首先想到的便是扬州。”

  俞昌说的新项目,是他又一次突破自我的挑战之作,而且这次挑战是具有颠覆意义的。

  俞昌有个堂兄弟叫俞和,是美国耶鲁大学的教授,研究领域是生物技术。俞昌和俞和常在一起聊各自的想法,便产生了将微电子技术与生物科技结合到一起的念头。两人尝试着申请了几项专利,这让他们感觉研究方向是正确的。

  “我们的构想是将纳米技术用于新一代的疾病早期诊断、靶向治疗和微型手术。可以将我熟悉的微电子技术和材料研发用于生物医学领域,对我来说,又是一次全新的挑战。”

  俞昌和俞和的灵感碰撞,再次引起了扬州地方政府的关注。扬州引进高层次人才的“绿扬金凤计划”向两位学者发出了邀约。广陵区的300万元高层次创新创业项目扶持资金,也为产品的前期实验室研发提供有力保障。

  “六年时间里,扬州政府一直在关心我的发展。差不多到上海探望过我20多次。所以,我的一些创新的想法,他们都能及时掌握和了解。这为六年后的合作创造了可能。”

  让俞昌最感动的一次便是2010年初,扬州广陵区政府争取生物技术项目落地时的诚意。

  “记得那天下着大雨,当时的广陵区区长带病乘火车赶到上海,亲手将一封承诺函交到了我的手中。我们当时就在一家小饭店里聊了会。扬州对人才的‘求贤若渴’和扶持政策,让我看到了这座城市未来的巨大潜力。”

  2010年3月,以俞昌、俞和名字命名的昌和生物医学科技(扬州)有限公司正式落户扬州信息服务产业基地。

  “今年底第一代产品将完成测试,明年进入市场。创新技术和一流团队将把昌和做成国内生物科技领域内的领军企业。扬州选择了我,我不能辜负这份厚望。”

  如今,他与俞和当初的大胆构想已经兑现成了实实在在的样机产品,而这产品从实验室走向车间也已近在咫尺。

相关推荐: